在黄龙玉翠峰半山下,海拔 3568米处,有一块平坦的坝子,

坝子边有十八块白石,均匀地 露在地表,好似十八个身着素装的少女,在轻歌曼舞。传说,有十八个藏族姑娘就葬在这里。人们称这些石堆叫"十八波摩”。“波摩”在藏语中是“姑娘”的 意思。

相传,在很早很早以前的一个夏天,阿坝草原忽然黑云笼罩,天昏地暗,

雷电交加,大雨倾盆。第二天,雨霁天晴,万里晴空,火辣辣的太阳一直晒了99天,草原发生了严重的干旱,青青的牧草枯萎了,小河沟和沼泽地里的水干涸了,牛羊成群地死亡。牧民们跪在地上祈祷,和尚喇嘛天天念经求雨,雨仍然没有下。太阳越晒越烈 人们焦急万分。这时,有十八 个勇敢的藏族姑娘为了使草原很快渡过难关,骑着马到处找水,到处打听挽救草 原的办法。他们不顾干渴,不怕劳累,跑遍了整个草原。有一天,她们来到松潘 县尕尼台,遇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。老人盘坐在地上,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,

旁边有匹白马。姑娘们走到老人面前施礼问道:“老阿爷,你可知道搭救草原的办法? ”老人起身叹了一口气说:“咳!办法到是有,恐怕难办到呀。”老人指了指身旁的白马说:“你们看,我这不是去找水搭救草原吗?可是,太难了。人 老力衰,走到这里走不动了啦。” “老阿爷,告诉我们吧,我们年轻,我们身强 力壮。我们能办到的! ”十八个姑娘齐声恳求道。老人见这十八个姑娘诚心要救 草原,便说:“要救草原,只有把雪宝顶上的水引到草原上去。那雪宝顶上,有 一宝葫芦,只要把葫芦的口子打开,水就会如云似雾般地喷洒到草原上。可是, 要上雪宝顶很难呀!那里岩羊爬不上,雄鹰难飞过,又高又陡,十有九人都死于 半山,你们不行呀! ”

“老阿爷,你放心,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能克服。只要能把水引进草原,就是死在雪宝顶上,我们也心甘情應。”十八个姑娘坚定地说。老人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说“那好吧,你们去试试,神会保佑你们的。”又说:“带上这匹马,在困难的时候,它会帮助你们的。”姑娘拜谢了老阿爷,带上白马出发了。她们涉过九十九道沟,转过了九十九道弯,翻过了九十九座山,骑的马有的累死了,有的摔死了,只有老阿爷的白马还跟着她们。她们在山上转呀、爬呀,走 了九十九天,才来到松潘雪宝顶上,但是,宝葫芦在哪里呢?姑娘们分头在山上找,一个个累得精疲力尽。一天早上,只听见白马在山上长嘶,姑娘们忙朝 白马嘶叫的地方望去。迷雾中只见白马站在一个高坡上不停地叫,旁边不远处, 一位背水的妇女正在朝远处走去。姑娘们忘掉了疲劳,忘掉了伤痛,赶紧朝着 背水的妇女和白马站的地方奔去。走近一看,呀!背水的妇女远去了,在白马 站的地方有两个相互连接的海子,一大形如葫芦,绿水涟涟,十分喜人,后人把这两个海子称着幻海。姑娘们高兴得唱呀跳呀,跳呀唱呀!欢乐的歌声在雪宝顶周围回荡。

一阵欢乐过后,姑娘们来到海子口,见到一巨大石头,封住了海子的口子。她们用力推,使 劲挖,双手都刨出了血,整整刨了一天一 ^

夜,终于把大石头的下面刨空了。宝葫芦 打开了!顿时,天昏地暗,哗啦啦的流水 从海子的口奔腾而下,大雨也下了起来。雨水和 海子的水从黄龙沟口滚滾而下,直奔草原。大雨下了九十九天,黄龙沟口的水哗哗地流了九十九天,草原浸透了水,复苏了,得救了。

青青的草儿从地里冒出来,牛羊摇动着尾巴在草原上嬉戏,牧民们愁苦的脸上绽开了笑容,不断地挥舞着洁白的哈达,向着雪宝欢呼。草原得救了,可是 十八个勇敢勤劳的姑娘,却在打开宝葫芦的那一瞬间,因来不及躲避被大水淹没 了,白马乘着雨雾之气飞上九天去了。

十八个姑娘死后,变成了十八尊石像,竖立在台地上,凝望着远方的家乡, 看着那茂盛的牧草和肥壮的牛羊,草原得救了。从此,人们把十八个姑娘竖立凝 望的地方叫做“仙女台”,而那位背水妇女,因给姑娘们指示了宝葫芦的方向,得 罪了天神,也在宝葫芦打开时,被雷电击成一块石崖。后来人们把这块石崖叫做 “观音背水”。

十八个姑娘身上的彩色衣裙、腰带、首饰,顺着流水漂到仙女台下的黄龙沟, 铺在地上,变成一个个大大小小颜色不同的彩池。耳环变成了 “转花池”;珠玉 变成了 “珍珠池”和“珊瑚池”;裙带变成了 “荷叶池”;白马升天时,用足一 蹬,地上踏了一个深深的马蹄印,变成了 “马蹄海。”宝葫芦堵口的大石头滚下 来的黄泥巴石在黄龙沟沉积下来,变成了 “簸箕海。”从此,黄龙沟便有了美丽无比的五彩梯池和金沙铺地这些自然景观。

为了纪念找水挽救草原而献出了年轻生命的十八个姑娘,草原人民每年夏季 都要到雪宝顶上看望她们,到仙女台前悼念她们。黄龙的藏族人民把雪宝顶视为 “神山",有转游雪宝顶(又叫“转山”)的习俗